本部落格已搬遷至blog.nicaiqing.com
請移駕至新站瀏覽。

幸運符(電影書衣版)

一場宿命的愛戀

說到尼可拉斯‧史派克(Nicholas Sparks)這位美國作家,你也許不見得知道他是誰,但以下這幾部電影你肯定聽過那麼一兩部:《分手信》(最後一封情書)、《瓶中信》、《手札情緣》、《留住一片情》、《最後一首歌》、《羅丹薩的夜晚》。沒有錯,史派克就是這六部電影的原著小說作家,目前還有兩部新電影計劃在拍攝中,其中即將要在今年與國內觀眾見面的,就是本文要介紹的:《幸運符》。




海軍陸戰隊士兵帝柏在中東撿到一張照片,照片中女子穿著「幸運女郎」字樣的上衣,金髮綠眼,笑容燦爛。帝柏先將照片貼到失物招領區,過了十天都沒人認領,出於某種難以名狀的原因,他把照片放回口袋,從此之後,他彷彿受到幸運之神眷顧,橋牌連勝,在戰場上多次從死神手中逃出,好運到他的同袍滋生耳語,紛紛躲避他。他篤信神秘的戰友維特堅稱那張照片是他的幸運符,要他必須找到那位女子,償還他所欠她的情。

退役之後,帝柏帶著他的狼犬宙斯,從美國東岸走到西岸,尋覓照片中的女子。神奇地,在一個小鎮上找到了,她叫貝絲。帝柏到她家應徵工作,才知道年輕的她曾離過婚,有個兒子受她和前夫的共同監護,而品行不端的前夫是當地的勢力家族,至今仍深深迷戀她。

這是一份注定前途坎坷的戀情,貝絲的兒子與前夫的血脈無可分割,前夫的惡勢力像魔掌一樣壟罩而下,帝柏該如何突破險阻,護衛這對母子的安危?

在閱讀《幸運符》之前,我接觸過史派克的《分手信》及《手札情緣》,前者看書,後者看電影,因此對作家風格已有掌握。意外的是,《幸運符》超越了我的期待。事後一查,果然得到亞馬遜四顆星、好讀網(Goodreads.com)3.92星的高度讀者評價。

故事的命題,是神祕而宿命的開端。維特三不五時的玄學之說,以及退伍軍人常罹患的幻覺症候群,為這張幸運符蒙上一層奇幻的面紗。情節乍看之下可以預料,但越到中後段,越像一場危險的空中飛人表演,猜不到作家到底要賜給他們遺憾還是幸福。直到高潮戲碼,我猜不出;直到最後一章,我還是猜不出。一點都不誇張,是直到最後一頁的倒數第七行,我才確定這本書是喜劇還是悲劇。如此吊胃口,正是史派克的長處。

《幸運符》的情節並非呆板的順序法,作家善於調動情節來營造懸疑、提升精彩度。第一章先就貝絲前夫的視角,引出他和帝柏意外結怨的經過,埋下惡兆的伏筆。第二章起,帝柏便轉為主要視角人物,時序前後往復,一段現在的尋覓旅程,一段過去的軍中生涯,像千層派這樣一層夾著一層,讓讀者在跟隨帝柏尋找貝絲、親近貝絲的同時,對他在中東的經歷有更深的理解。三不五時,貝絲和她的前夫也會插花來當視角人物。

貝絲的前夫無疑是反派,也是劇中阻撓力量的軸心。而作家讓反派來當視角,其目的頗堪玩味。一般而言,作家會採用這種作法的目的是讓反派人物也能有為自己辯白的機會,如此一來,反派將不再是純粹的反派,甚至能博得讀者同情。不過呢,貝絲的前夫做為視角時,他思想的下流齷齚畢露,只是讓人更討厭他而已。我認為史派克此舉是藉由反派內心盤算對主角不利的壞念頭,突顯主角處境的險惡,也算一個經過縝密思考的手法。

史派克的小說通常被歸為「純愛系」,這純愛可與日劇韓劇的純粹柏拉圖戀愛不大一樣。畢竟是民風開放的美國,男女主角最後不免還是裸裎相見,不只一次,但前半段細火慢熬得夠久,使得後來發生的感情戲力道強勁,這點很好。男女主角的設定也都足以引人遐想,男的強壯俊帥、敏感體貼、愛小孩、學歷好、能拉提琴彈鋼琴。女的性感美麗、會教書、能訓犬、廚藝一級棒。做為一本大眾愛情小說,可讀性絕對合格。要是有人問我這本書好不好看,我會毫不猶豫地說:「好看。」

可是……沒錯,「好看」之後還有一句小聲的「可是」。對於作品本身的,除了軍旅生涯幾段稍微冗贅之外,我沒有其他地方可挑剔,但是我也觀察到自從美國九一一事件後,史派克作品出現了重複的主題:場景常設在北卡羅萊納,男主角都是駐紮過中東的軍人,女主角都需要照顧動物和身旁老的小的,而這些老的小的通常都有身體上的不健康。約會的地方都在螃蟹餐廳。劇情中通常都有一場死別。經常出現教堂場景(因為史派克本身是羅馬天主教徒)。顯見史派克已建立起他一貫的風格與寫作模式了。這樣的模式不能說是好是壞,而是像一塊顯眼的招牌,喜者進入,倦者趨避。也可以合理猜測史派克對於美伊戰爭應是很有感觸。

《幸運符》的電影預計四月二十日上映,男主角是《歌舞青春》男星柴克‧艾弗隆(Zac Efron),女主角是從電視躍上大螢幕的女星泰勒‧席林(Taylor Schilling),我高度期待。

 

【作者倪采青/《双河彎》第46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倪采青@小說創作的技藝

倪采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光夏海
  • 這本書提到宗教,
    我正好有個一直不肯的答案的問題 ,
    外國小說其中充斥不少衝擊宗教的作品,
    最廣為人知應該是教會視為極惡的《黃金羅盤》
    其他正面或側面衝擊的作品也不少
    例如《天神三部曲》
    《書探的法則》
    《神藥》等

    反觀華文創作似乎很少這種作品
    不知道是市場上不容許還是有其他原因?
    還是台灣出版社或作者會對這類議題作自我審查?
  • 我個人認為原因台灣是個對宗教開放自由的社會,人們對宗教議題的反應沒有那麼狂熱,作家對宗教的書寫也沒那麼熱衷。不像歐美,宗教經常是個敏感、禁忌的話題,當類似議題拋到市場,自然有話題性、市場性。

    倪采青 於 2012/04/08 21:59 回覆

  • lukipan
  • 看過他的小說拍成的電影「分手信」、「手扎情緣」,好看!
  • 是啊,確實不錯。

    倪采青 於 2012/04/10 12:30 回覆

  • 小泉 井
  • 看到這部電影的預告就很想去看了,但是總感覺預告也在吊人胃口,很難預測男女主角中就能否修成正果......
    是說,好像作家寫到一定程度時,總免不了有"招牌",如果沒有事先看作者是誰,在閱讀時看到那麼幾句熟悉的口吻或筆風,大概就知道是誰了,有點像歌手的嗓音;可能因為外國小說都經過翻譯,所以我在看的時候倒是感覺不出這樣的差別....
    有機會我去翻翻史派克的小說,來對照一下好了.....
  • 沒有錯,「招牌」就是作家個人的文風特色,作品量大之後很難不出現。其實只要適當的同中求異,維持新鮮感,讓支持的讀者持續支持,就無可厚非呀。:)

    倪采青 於 2012/04/19 08: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