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婚禮

單身婚禮,單身災難 

五位單身客能造成多大的婚禮災難呢?美國知名專欄作家的小說處女作《單身婚禮》為我們解答了這個大哉問。 

新娘小碧從前最痛恨參加限制攜伴的婚禮,因此輪到她當新娘時,她慷慨開放所有賓客攜伴參加。可是,偏偏有五位單身客不領情,造成了她的桌位困擾──有些互相見面會尷尬、有些容易得罪人、有一位她甚至完全不認識,排到哪一桌都不對頭。最後是新娘母親大筆一揮武斷決定,渾然料不到如此安排將陷她們於多大的窘境,並在每個單身客的人生藍圖中,衝撞彼此的軌跡。   

鏡頭隨即轉到這五位單身客各自的生活,劇情多線交錯進行。   

擔任戲劇選角指導的漢娜正焦慮於即將在婚宴上見到前男友及他的新女伴,也焦慮於等待娜塔莉.波曼的選角回音,而她的情感支柱兼曖昧對象羅伯竟為了一條狗翹掉這場婚宴,讓她頓失依靠。身為伴娘的她,接受其他伴娘的「好意」服下安非他命和贊安諾,又喝了過量的酒,使得她在婚禮會場上搖身一變成為嗑藥的瘋婆娘,差點毀了好友的婚禮……   

羅伯的人生是由不負責任堆疊而成。這次他不負眾望食言不去婚禮,只因愛犬麗茲癲癇發作,被他鎖得不牢固的藥箱砸死。他認為,至少這一次,他要為愛犬負責。不幸的是,麗茲仍然一命嗚呼了。羅伯於是趕緊啟程前往婚禮,無論多麼姍姍來遲。他想要證明,假如當年他敢於追求漢娜,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薇琪有個「金手銬」,被高薪綁住,不敢追尋最渴求的夢想──到紐約開設自己的設計公司。她還嚮往著言情小說式的沸騰性愛,想要用指甲嵌入床伴的壯背,可惜從未體驗到小說描寫的那種激情。現實生活中的她,得了季節性情緒失調,醫師建議她用燈光來治療,所以當她前來婚宴時,她必須把燈具藏在吉他盒中攜帶,好避免不必要的尷尬。她在這場婚禮中,將遇到什麼樣的人生衝擊呢?   

新娘的叔叔喬,意外發現薇琪是他曾在拉斯維加斯一夜情的對象。當時他失去佳人芳蹤,一陣悵然後,交了新的女朋友,但對薇琪仍舊情難忘。此番重逢,薇琪已經不認得他了,但他依舊躊躇滿志,只求與她再度於床上相會,儘管薇琪的年紀足以當她的女兒。他完全沒有想到,會碰到一件全世界最尷尬的狀況……   

菲爾擁有一百九十八公分的壯碩身材,是一百多位球場保全的主管,私下卻是個孝順的「媽寶」,孝順到為了照顧母親而跟他摯愛的前女友分手。這回他照例為了母親,代為出席這場他不認識半個人的婚宴。勉強翻出一件稱頭的服裝,上頭洗不掉的烤雞翅味道,讓他在婚宴上大為尷尬,於是他獨自默默在吧台喝酒。誰知道,與漢娜的一席調情,和與哥哥的一番手機對談,迫使他必須面對人生的真相。   

這五位單身客,都在人生短暫交會後,從此邁向不一樣的軌道。故事終結於每個人對未來不同的決定。   

《單身婚禮》作家梅瑞迪絲.顧斯坦(Meredith Goldstein)在美國《波士頓環球報》擔任每週六的「情書」專欄作家,專為讀者解答愛情困惑,言論犀利,一針見血,開啟了她的知名度,現在每月的「單頁造訪次數」將近一百萬次。   

在我及少數幸運獲得試閱機會的網友於四月初拿到《單身婚禮》稿件之前,不免上網搜尋一下,驚訝地發現此書在美國的出版日期竟是四月二十四日。這同時代表美國的書評付之闕如。除了作家的背景資料,以及電影版權已經洽談成功的事實之外,我們必須拿出最澄澈、最沒有先入為主看法的眼光,來報告試閱心得。   

婚禮可說是千年不墜的夯題材。除了前陣子介紹過的諾拉羅伯特「新娘四部曲」、搭上小三題材的《結婚友沒友》,包括我自己也出過一本婚禮題材的小說。大多數作品刻劃的主體總是新娘或圍繞的新娘的人(伴娘、婚顧公司職員──但她們通常到後來也會變成新娘),《單身婚禮》是少數不太著墨於新娘的特殊選題,老梗寫出新方向。   

劇情方面,精采度維持在尚可接受的範圍內。全書時序壓縮在一場婚宴的前後,為了在這短短幾天內交代出每位人物的過往背景,作家使用大量的「回溯」手法,用作家口吻從旁告知讀者。故事的前半段基本上以回憶為主,戲劇爆點落在後三分之一。最大的那個爆點,強度夠強沒有疑問,夠尷尬也夠臉紅,請讀者一定要稍安勿躁,耐心期待果實熟成。   

表現最佳的部分應是人物了。在顧斯坦的筆下,每位人物都肖似你我,有夢想、有失落、也有缺陷。刻劃筆調夠細緻,也夠明朗,另外灑上一點黑色幽默的胡椒粉,充分體現兩性專欄作家看待人性的火眼金睛。人物最終的改變雖不是歡天喜地或甜膩可人,結局遺留些許開放空間,不過至少點出了光明之途,讓讀者在闔上書本時,嘴角會隱約浮現微笑。我們知道這些人物都將不同以往,準備迎向人生的新一章。

【作者倪采青/《双河彎》第48期】 

, , ,

倪采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