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觀主義的花朵
★★★

新上市的華文小說不是我慣常會介紹的作品。華文書的書評我總嫌寫得不痛快,因為每每在發表之後,編輯或作者本人就跑來我的部落格留言「打招呼」,或者粉絲跑來「護航」,讓我寫來備感壓力。當然作者人都很好,清一色說些感謝之類的話語,不過大家既然都身為創作人,就別說什麼歡迎批評之類的客套話了。沒有作者在被批評之後心裡會好過的。因為如此,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寫華文小說的書評。

這本大陸作家廖一梅的《悲觀主義的花朵》跟我算是有緣。我的信箱時有出版社默默寄來的公關書,這些書通常會在書架上待一陣子,等我有空慢慢看,看完之後有餘暇且願意推薦才會寫書評,有時候會lag個大半年,看完不寫書評的也是有。《悲觀主義的花朵》是我剛好某晚有空,且最近剛好想看華文小說提升文筆(翻譯小說文字通常較西化),所以優先撿來看的。

我滿意外出版社會選這本來給我。大家都知道我致力於「大眾小說」,就是故事性要強,精彩且高潮迭起,令人迫不及待想一頁翻過一頁的那種,像金庸,像J.K.羅琳,像《龍紋身的女孩》。《悲觀主義的花朵》不是吔,顧名思義它有種相當灰色的調性,文青味濃厚,略微偏純文學小說那一端。若想仔細理解書中的每字每句,閱讀速度會推進得頗慢。我身邊那位當編輯的人跟我借去翻翻看,五分鐘後說:「我覺得這本書不好看。」我說:「你所謂的好看是要很精彩緊張?」他說:「對。」我說我也覺得,但人要接觸不同的作品,視野才會寬廣。

然後我就開始看了。

然後,《悲觀主義的花朵》確實不太大眾。我在前二十頁考慮要不要放棄,還好第九十頁後漸入佳境,越推越快也讀出興味了。到最後,對故事產生了些許情緒上的連結。我並不會後悔閱讀它,甚至還滿開心讀到一本不一樣的作品。

此書算是自白式的懺情小說。女主角以自白式的口吻道出她與大她二十歲的「陳天」的不倫戀情。敘述方式是流動性的,想到什麼說什麼,一會兒聊聊這個朋友,一會而提到那個朋友,有時候談談她心中的哲學思辯,情節之間的關聯如日常生活般真實,事件發生扣合不緊密,許多事是隨機發生的。故事中,你不會見到誰受到報應,誰皆大歡喜,他們就只是繼續在人生路上摸索著、行走著。

我不能不聯想到璩美鳳的《懺情錄》,感覺是如此真實,好像這本來就是作者的親身回憶錄(當然廖一梅的文筆比璩好太多了)。有時又想到朱少麟,她們筆下的主角都是想好多、想得如此綿密的人。

小說開始就點明: 

夜裡,我又夢見了他(陳天)──他的頭髮完全花白了,在夢中我驚訝極了,對他已經變老這個事實驚訝極了。我伸出手去撫摸他的頭髮,心中充滿了憐憫…… 

實際上他永遠老不到那個程度了。  

在這裡大約就明白,陳天應該不在人世了。

主角便以第一人稱娓娓道來她和陳天的因緣。情節大致就是如此。

然而我還要問,為什麼它能讓我一口氣讀完呢?

作家的語言感性而耐嚼。充滿哲思,耐人尋味。赤裸自白的真實感,引人偷窺的慾望。苦戀的傷痛。光陰的無可挽回。

我想它還是極有魅力的,如果你的血液中有一點憂傷的、文青的潛質。

 
Copyright © 2012 倪采青 All rights reserv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倪采青@小說創作的技藝

倪采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